需要以这样的方式让我记住你吗

选择阅读字体大小:[ ] 时间:2020年12月21日 08:36 来源: 投稿 作者:钟帆 终审编辑:鱼儿姑娘Forever
宁陕县上两河原先是两河区委、区公所的所在地,驻地名字叫做钢铁,管辖新场、皇冠、钢铁三个乡。我1982年夏季从师范学校毕业,秋季,被教育局分配到两河七年制学校任教,到此开启我的从教经历。
这里是我从教的第一站,也是我历经磨难的开始。作为男子汉,要自立自强,独自承受生活的艰辛;又要替家庭分忧解难,减少家庭负担。
父母养育了我,劳神费力,花钱让我上了学,把我培养成人。学成之后,我又要独自在外面闯荡,父母牵挂是自然而然的,自不必多说,我也是时刻想念着他们,想着早一点报答他们的养育之恩。
离开了家,一切都要靠自己。不会做饭,自己学,请教别人跟着做;不会洗衣服,自己洗,一次洗不干净,大不了再洗一次;不会的事情,都是从头学起,照着别人的样子做一次,然后就什么都会了。
面对磨难,我从心里面是不怕的,战略上重视,战术上藐视,行动上轻视。我心属梅花,梅花不仅高洁,且自有品质。梅花傲雪,无惧风霜,不经一番寒寒彻苦,哪能赢得扑鼻香。 
记得第一次学习缝被子,是在学校的兵乓球台上,先去铺开被里子,然后把棉絮铺在被里子上面,再将被面子铺平整,在开始缝被子之前,还要把被子四周像折纸一样叠好,然后才能开始缝。
男人缝被子,不用顶针,也不知道用飘针,直上直下,缝的生硬,但也结实。有时候一不小心,还将自己的手指头划伤、戳破,流出鲜红的血来。缝被子要先缝四周,最后在被子中间再行上两行,被子就算缝好了。
夜晚睡在木板床上,盖着自己第一次亲手缝的被子,即便是屋外天气寒冷、冰天雪地,可是自己的心里面依然是热血沸腾、温暖如春。这样或许在睡熟之后,能够很快的进入甜蜜的梦乡吧!
那时,山大沟深、交通落后、信息闭塞,简易公路上没有菲律宾太阳娱游戏网跑。只有零星的拉木料的菲律宾太阳娱游戏网,往返在这条简易公路上。开学、放假的时候,很难碰到有顺风车坐。
那时,基本上是出门就爬山,来回全靠走,晴天一身灰,雨天一身泥。最艰难的是大雪封山,腊月二十几放寒假,徒步从两河翻越张家沟梁,到旬阳坝,天不亮就起床,带着行李,独自走在山路上,积雪没过膝盖,行走十分艰难。好不容易花四五个小时,赶到了旬阳坝,一旦错过了西安发往关口的班车,就必须在旬阳坝的旅店住上一晚,第二天才可以回家。那时候,不管是西安发往关口,还是关口发往西安的班车,每天只有一班,单边就要走五六个小时,也就是一天一趟。哪像现在这么方便。
上两河是宁陕的风口,也是全县最为偏僻落后的地方了。此地每天都有风,一年吹一次,一次吹一年,一年四季都在吹风。而且风中带沙,吹打在人的脸上生痛。
现在好了,西汉高速的开通,大大缩短了关口与皇冠的距离,过去走一两天的时间,如今走高速两地只需要四十分钟。过去的穷乡僻壤,现在也成为全域菲律宾太阳娱游戏网、生态菲律宾太阳娱游戏网开发的一方热土。
西汉高速公路2002年开工建设,2007年9月30日建成通车。它是国家京昆高速陕西段部分,是陕西米字形骨架组成部分。在2013年前后,我从西汉高速到过皇冠几次,都是去开展秦岭笔会创作采风活动。比如2011年的“秦岭笔会,诗意生活”
创作论坛,2013年的“三赛”(视频创意、文学写作、书画创作大赛)评奖暨颁奖典礼等。不过这时,两河区委所在地钢铁可不叫做钢铁、或者两河,而是称呼为皇冠,建制为镇。因为撤区并乡、撤乡并镇后,原先的两河区钢铁乡与皇冠乡合并,改称为皇冠镇。再也没有两河区、钢铁乡等地名了。
自从我1991年2月因工作调动离开此地以后,我先后在文化、教育单位工作多年,编过报纸,出过书、上过讲台、下过乡,也曾多次到农村开展春耕生产、社会主义教育、新修农田水利、板栗建园等农业生产劳动。多次抽调到党政机关当差,县委宣传部、教育菲律宾太阳娱游戏网局、档案局、菲律宾太阳娱游戏网局都留着下过我工作的身影。
忙于工作,我也没有再专程回到两河来过。更别说从大茨沟,翻越张家沟梁,到两河的经历了。这次因为组织省市作家开展“走进秦岭之心,感悟绿色自然,书写秀美宁陕”创建森林城市“秀美宁陕生态杯”有奖征文采风活动,我们租赁中巴车拉着省市作家、诗人深入城关镇八亩村悠然山、寨沟村朱鹮野化放飞基地、旬阳坝村宁东林业局森林康养基地、筒车湾镇海棠园村、七里村、皇冠镇朝阳景区野生金丝猴观赏区现场感受宁陕生态文明建设成果。尤其是在秦岭违建治理和生态保护上,果断作为,令行禁止。把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生态文明建设理念落实落细、抓紧抓好。看得见绿水青山,就能够留住乡愁。
眼看就要到饭点了,提前赶到皇冠,安排午餐的何局已经等的不耐烦了,他接二连三地打电话督促我们,我们只好匆匆与旬阳坝告别,结束对宁东林业局的探访,急忙踏上赶往皇冠的旅程。
中巴车在绿水青山中行进,映入我们眼睑的是蓝天白云、绿色山峦、清澈小溪,满山架岭、铺天盖地的绿色迎面而来,满眼的景色清新。还有那清新的空气弥漫在我们周围,含氧量几乎达到饱和,深深的吸食一口,舒心惬意、滋润甘甜。在充分满足视觉、嗅觉的同时,我感觉到了暗香浮动,仿佛花香的味道扑面袭来,就像是给味觉追加了一剂鲜香浓烈的调料,让味觉酣畅淋漓,大感过隐。在如此美好的环境里,我们陶醉、我们享受、我们幸福并快乐着!
我们眼中看景,心里想事。一路风尘、一路欢笑、一路阳光、一路歌声。对文学的狂热凝聚起强大的力量,支撑着我们一路欢呼雀跃、高歌前行。
谁也没有想到,在翻过张家沟梁后的下山途中,我们的车子被一辆拉着满满一车白火石的大卡车拦住了去路。
大卡车卧在险峻下山路的拐角处,司机忙活着检查修理,上行、下行的大小车辆被迫停留在此,上的上不去,下的下不来,不一会儿就有二三十人遭遇堵车之苦。
张主席和李主席害怕等待无聊,她们就要下车走走,朝着皇冠镇的方向散步,我自告奋勇的充当向导,请阮主席陪着其他客人在此安心等待。我们约定不走小路,一直在公路上散步行走,待到车子修好之后,大部队会及时赶上来。
我们此行,既带有小车、又租赁了大巴,看到大卡车挡道,我说能不能让所有人下车,把拦在路上的卡车向前推一推,让大车停在路边,让中巴车和小车先过去,毕竟我们车上拉着省市大作家来宁陕采风呀!
几位师傅笑一笑,说:几十吨的大石头在车上装着,你们这些人是根本推不动的,别开玩笑了。我听到之后,相信他们说的话是对的,我们拿它真的没办法。我只好在心里乞求:早点把车子修好,我们早点过去。啊!上帝呀,你就大发慈悲吧!
我心想:千万别忙中出错,咋就碰上了这种让人蹙眉头的事情呢?好好的活动不曾想就这么被耽误了。真是有点美中不足,我们也感到无奈和遗憾,非常、非常的抱歉!
我想何必要以这样的方式让我记住你呢?这种插曲不动听、不和谐、不友好,人们躲避不及,生怕碰到,无奈碰上,也是谁碰到谁倒霉。大家都从心底里十分讨厌这种境遇。行动上的消沉,说明人们的不高兴、不欢迎,低落的气氛就是明显的证明。我隐隐约约地感到了一阵又一阵的饿意袭来。
嗓子直冒烟,肚子咕咕叫,心火上串,口干舌燥,咽一口唾沫,滋润一下呼吸道,调整好自己的心情,我们重新上路。
境由心生,心里阳光,面容就会灿烂。我陪着两位主席朝着皇冠镇的方向,行走在蜿蜒起伏的水泥公路上。
阳光穿过云层,将明亮的金光照射在青山绿水间,我们行走在如诗如画的风景里。
我抢过张主席的随身挎包,好让她轻装前进。两位主席彼此相互熟悉,平时各自忙碌,难得的休闲时刻自有说不完的话题。他们边走边说、边说边笑,亲热得一塌糊涂。
当我看到一辆白色小车从我们身边下山返回的时候,我下意识的招了招手,小车在距离我们二三十米的地方停了下来,我立马跑过去,向师傅说明:我是本地人,因组织开展文学采风活动,被暂时困在这里了。现在我们三人要到镇上去,烦请师傅搭上我们。
我们得到师傅的许可,搭上顺风车,一颗悬在心头的大石头终于落了地。乘车下山,心里一下子就轻松了许多,十几公里的下山路,小车也就跑了不到半个小时。
在镇上的三岔路口,师傅他们两人因急着赶回西安,师傅停车,我们下车。我们顺利安全地到达目的地。我连忙恭敬地递上香烟,一再表示感谢!并向他说明:因有女士在车上,故而没有给散烟,见谅!谢谢!
参加采风的人员里面,我们三人是最先到达皇冠镇的人。这时,从安康开车到皇冠接人的的师傅已经在我们之前到达。当我看到安康号牌的小车,安静地停靠在镇上政务大厅门前的场地上,只见小车,不见司机,我连忙上下左右地观望,想尽快找到师父,让他一人开车去接一下其他人员。
虽说堵车的张家沟梁上,森林茂密,植被很好,景色秀丽,风景极佳,但因没有手机信号,不能及时传达消息,故而与外界失去了联系,就像是在孤独的海岛之上,遭遇危险等待救援一般,有希望存在,但要得是时间,长时间的等待,时间一定是难挨到了极点。
鲁迅先生曾说:“不在沉默中死亡,就在沉默中爆发。”我们邀请的作家、诗人们,他们不甘寂寞,负重前行,毅然徒步行走了近五公里的山路,在距离镇政府八九公里的地方,与前去迎接他们的司机汇合了,他们激动的就下了热泪,直夸司机聪明伶俐,还知道前去迎接他们一下。他们那里知道是我让师傅去迎一迎他们呢。一车人很快就到了政府所在地。
大部队终于会师了。时间也到了下午两点左右,已经过了中午的饭点,每人都精疲力竭,饥肠辘辘,我一边安排客人们马上开饭,一边让厨师准备饭菜,打算让司机再次到张家沟梁上给另外三人送饭。
虽然说:大部分人算是过来了,可是出了故障车子还纹丝不动的瘫在公路中间,我们带的中巴、小车,仍然被堵在张家沟梁上,有一位师傅、一位作家和一位宁陕文学爱好者,他们三人还在山顶上挨冻受饿。必须尽快安排专人前去送饭,以解他们饥饿之苦。
阮主席已经找人带话给他们,让中巴车原路返回,小车返回旬阳坝,吃中午饭,然后从火地沟进去,走兴隆,迂回赶到皇冠来。
这种临时改变,小车至少需要三个小时左右,才能到达。
我们吃过午饭,采风就此解散。安康来的作家们已经乘坐专车从西汉高速返程。西安的几位作家,饭后,坐在饭店门前,喝了一杯茶,说了一会儿话,等了一会儿,相互之间也留了联系方式。期间我多次打电话,怎么也打不通,联系不上姜方平。
时间接近下午四点,到了看金丝猴的节点上,阮主席临时起意,让我在镇上继续等待,他们另外五位去朝阳沟看金丝猴。看金丝猴算是加演节目,近距离感受一下与金丝猴相处的乐趣。
我听从安排,就在饭店门前,继续等吧,好像是痴汉等寡妇一样,翘首以盼。
要到下午五点钟了,他们才风尘仆仆赶到。一下车。我就连忙安排厨师炒菜、做饭,原来准备两菜一汤,几碗米饭,可他们俩只要了一菜一汤,三碗米饭,囫囵吞枣地几口就把拉下去了。
五点多,看金丝猴的作家们也都愉快返回,高兴得溢于言表,十分满足的观看视频、传递照片,真是意外收获,记忆深刻。
我们彼此之间,简短问候,匆匆作别,安全顺利结束采风活动,其情切意浓,回味无穷。全部作家各自珍重,愉快踏上归途,安全顺利地返回家中。
没想到这次采风,是在我离开两河近四十年之后,第一次、也是唯一的一次从大茨沟翻越张家沟梁到两河的经历,竟然遭遇了堵车,又让体验了一把当年步行从旬阳坝到两河,又从两河到旬阳坝的感受,今非昔比,感慨良多。
两河是我工作的第一站,是我播撒青春热血的地方,也是那时吃苦受罪炼狱般的磨难,赋予我顽强不屈,努力向上的坚强意志,让我受益终生。原先在你那里吃过的苦,现在已经变得十分甘甜。
何必要我这样记住你。人的一生,不可能一帆风顺,总有许多不如意,吃苦受罪是常事,只要坦然面对,苦中作乐,也就没有什么不能忍受的了,从而达到登高山如履平川的境界,把苦日子过得甜蜜幸福,岁月不就如歌似画了吗?
诗意生活,自在享受,应该成为我们的主场,我就是主角。
 
2020年9月21

(终审编辑:鱼儿姑娘Forever) 本文首发心雅文学网:http://domainnamebase.com/wen/31971.html


阅读和发表文章请来心雅文学网!免费阅读心雅文学网每天推送的精美微刊内容。

点击下载:

如果你支持本站的发展,请下载该word文档,复制文档的全部内容并将其发表在第三方平台,您的每一份传播,都会为心雅的发展及壮大贡献一份力量.




  • 上一篇:寻梦重庆       下一篇:没有了
  • 发表评论
    阅读本文后有什么感受?请在下面发表您的看法吧!
    用户名:
    作者资料
    钟帆 进入作者空间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作者积分:207 作者金币:0 作者等级: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:2013-07-24 16:07 最后登录:2021-01-13 19:01
    您可能也喜欢这些文章
    • 寻梦西塘

      雨,一直在下,火车在雨夜里穿行着。雷声、雨声、火车的行进声伴着我浅眠着。零零碎碎...

    • 消失的王城

      消失的王城 曾经的王城,变成了一座鬼城,曾经的喧闹,变成了一片死寂。一个曾经繁荣...

    • 赴美考察掠影(五)

      赴美 考察掠影(五) 神龙 【芝加哥 华丽】 去过美国的人,都会感到这里航空业发达。...

    • 赴美考察掠影(八)

      赴美 考察掠影(八) 神龙 【 拉斯维加斯 狂躁浮华】 告别洛杉矶,不知不觉十几天的考...

    • 大地的收藏

      一 在新疆的塔克拉玛干沙漠里,掩埋着许多古城。据考古学家说,那些古城,是在若干年...

    • 东南游之南京思考

      记得苏轼有诗曰:“ 人生 到处知何似?应是惊鸿踏雪泥。”说的就是人生飘忽少能先定。...

    • 留一份童真,给梦

      一生辗转千万里,莫问成败重几许,得之坦然,失之淡然,心是快乐的,幸福就简单。 文/...

    • 大蒜炒马兰,吃则就去游惠山

      在我家乡锡西,从小就听说这么一句话,叫做:三月三,大蒜炒马兰,吃则就去游惠山。惠...

    • 走进萨尔茨堡的盐矿和戏水宫

      萨尔茨堡,是个不到二十万人口的奥地利城市。 一条萨尔茨河区隔了新、老城区。老城区...

    • 访日见闻

      菲律宾太阳娱游戏网访日见闻 文/神龙 【带着疑问启程】 提起日本,对于我这个与共和国同龄的人来说,从小...

    nb88新博 菲律宾太阳网址 新博狗网平台 新博官网菲律宾太阳娱游戏网下载苹果版 新博瑞菲律宾太阳娱游戏网app 威尼斯人线路棋牌 新博菲律宾太阳娱游戏网nb88 备用网址 0638太阳菲律宾太阳娱游戏网备用网址 新博手机菲律宾太阳娱游戏网平台下载 威尼斯人vn新网址